理事會成員簡介

高天賜

澳門出生,第三屆澳門特別 行政區立法會議員,職業為退休公務員以及葡萄牙在澳門事務服務。

協會季刊下載

質詢 主頁 >> 質詢

書面質詢

就政府於本年417回覆本人於22提出有關立法規範及保障博彩業貴賓廳投資者(下稱貴賓廳主)權益的書面質詢,本人對有關當局的回覆並未有正視解決貴賓廳主們所面臨的苦况表示極度不滿及遺憾,並以“極度官僚”、“不負責任”、“逃避現實”、“袖手旁觀”來形容政府的回覆內容。

 

政府有否想過博彩業對澳門經濟的重要性?澳門的稅收中,八成以上均來自博彩業,就以今年首5個月為例,總稅收為183億澳門幣,其中賭稅收入有153.23億,佔總稅收的83%,足見此稅收地位舉足輕重,政府常把博彩業是澳門的龍頭產業和經濟命脈等掛在口邊,卻偏偏只懂向博彩業經營者收取賭稅,但就一直沒有考慮專門立法以監管和保障這個特殊行業投資者的權益。

 

2002年起至今,在云云的博彩業經營者中,貴賓廳為博彩業所帶來的經濟貢獻最為突出,平均帶來近70%的純收入,就以今年2009年度第二季度為例,澳門博彩業純收入的246.67億港元中,64%是來自貴賓廳的貢獻,即約近151億港元,可想而知貴賓廳對澳門博彩業的發展所起著的關鍵性和重要性。

表格1. 澳門博彩業純收入的分配比例

年份

貴賓廳收入

(HK$ billions)

澳門博彩總收入 (HK$ billions)

貴賓廳占總收入份額:

2002

15.86

21.53

74%

2003

21.53

27.84

77%

2004

28.91

40.17

72%

2005

28.02

44.71

63%

2006

35.71

53.57

67%

2007

54.14

80.60

67%

2008

71.62

105.60

68%

2009Q1

16.34

25.26

65%

2009Q2

15.81

24.67

64%

資料來源:澳門博彩監督協調局

 

但貴賓廳卻需要面對極高的風險,皆因它們的客源絕大部份為非本地人士,在營運上貴賓廳會與客人產生龐大的借貸,但就因為政府一直未有立法專門監管和保障這些貸款活動,導致這些客人利用法律漏洞在不同賭廳借完又借,而每次貸款額更由數百萬到數千萬港元不等,借完錢後便施施然地離澳,不予還款。在日積月累下,已為各廳主帶來共數百億港元的壞賬,使貴賓廳之間的惡性競爭日漸加劇,由此所引發一系列的借貸糾紛,從而產生巨大的利益衝突和爭拗,衍生一連串社會問題。部份貴賓廳因不能繼續承擔此風險而削減部份賭枱及裁減員工,由2007年高峰期的4375張賭枱,削減至2009年第一季的3998張,減幅近10%,這情況已威脅到數萬名依賴博彩業為生的澳門市民的飯碗,更會嚴重打擊這個龍頭產業的穩定性和健康發展,破壞了澳門社會和諧發展的要求。

表格2. 澳門博彩台數和賭場數目

年份:

枱數:

(中場和 貴賓廳)

賭場數目:

(Six Concessionaires)

2003

424

11

2004

1092

15

2005

1388

17

2006

2762

24

2007

4375

28

2008

4017

31

2009Q1

3998

31

資料來源:澳門博彩監督協調局

 

自賭權開放後,博彩業發展突飛猛進,令澳門進入經濟發展的新時代,政府理應為這個地位特殊的行業專門立法加以保障,以免損害這“經濟支柱”,但不知政府是否因為害怕干預博彩業的特殊結構和龐大且複雜的利益關係或其他的理由,一直採取“駝鳥政策”,不予立法,尤其漠視貴賓廳的經營苦况,在回應本人的質詢中只輕描淡寫的表示這些廳主的龐大且特殊的借貸壞賬可循《民事訴訟法典》來追討,更以一句“絕大部份借貸人在澳門是沒有常居所,不能合法地執行有關債務程序”來辯稱無法監管上述的借貸活動,這實是一套不負責任的說法。這些利用政府疏忽和法律漏洞向廳主進行巨額借貸的人士,是有意圖和計劃地“借錢不還”,實屬詐騙罪行,已嚴重危害這個龍頭產業,亦即損害澳門的經濟命脈,打擊整體經濟發展,禍及數以十萬計直接或間接倚靠博彩業為生的澳門市民,其影響深遠就可想而知。

 

然而,政府在回應中再次不負責任地表示,沒有必要立法打擊和杜絕這些詐騙罪行,並道:“將不支付涉及娛樂場博彩信貸的債權證券的事項列為刑事化此點建議,既沒意思也不顯得有實際利益”,此說法簡直是縱容這些“不法份子”繼續損害澳門龍頭產業,政府變相成為破壞澳門經濟命脈的幫凶。

 

政府有否真正的去了解現時貴賓廳主的實質經營苦况?知否他們對本澳博彩業發展的重要性?知否他們為博彩業帶來多少實質貢獻?知否他們為澳門帶來多少博彩收益?但政府就只懂向他們收取賭稅,郤漠視他們日趨惡劣的經營環境,令他們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少。

 

政府有否想過,今時今日澳門的博彩業成績得來不易,這除有賴澳門市民的努力耕耘外,博彩業投資者的貢獻更是功不可沒,而貴賓廳在博彩業發展中所擔當的角色更是不可或缺,廳主們都是用真金白銀以數以億元計在澳作投資,並履行責任向政府繳交龐大賭稅,但政府卻偏偏沒有履行義務為他們建立一個健全且安穩的投資環境,更漠視法制上的不足為他們製造巨大的營運風險,導致他們損失慘重,這是否一個負責任政府對投資者應有的態度?

 

已有部份廳主向本人透露對本澳的博彩業前景意興闌珊,正計劃撤資到新加坡或其他鄰近地區另覓發展,倘若屬實,將引發連鎖反應,令更多廳主們跟隨著撤資離澳,令博彩業崩潰,引發澳門前所未有的經濟危機,屆時政府是否會一力承擔此惡果?

 

就以上事實和情況本人現向行政當局提出以下質詢:

  1. 政府會否制定政策,在行政法規和司法制度上作出針對性打擊和防止這些借貸欠款人繼續在不同的博彩娛樂場或貴賓廳貸款?

 

  1. 政府有何等措施或政策提升本澳博彩業的競爭力,改善投資環境,吸引和挽留博彩業投資者繼續在澳投資,不致他們被鄰近地區的競爭對手所搶走?

 

                                                       澳門特別行政區

                                                  立法會議員

 

                                                                   

                                                     高天賜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

 

*
*
*
已上傳
*
已上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