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事會成員簡介

高天賜

澳門出生,第三屆澳門特別 行政區立法會議員,職業為退休公務員以及葡萄牙在澳門事務服務。

協會季刊下載

新聞言論 主頁 >> 新聞言論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五日議程前發言

高天賜

 

現時,澳門行政當局大部分工作人員的士氣,一如既往繼續保持自澳門特區回歸以來的最低水平。這一每下愈況的局面由多種原因引致。首先,由於取消了大部分實位人員和以較脆弱方式聯繫的工作人員的退休金和撫卹金支付制度,使這等工作人員淪為“僱傭兵”,尤其是近幾年,只要工資和工作條件更優厚,他們便經常轉換部門,甚至從公營部門轉到私營部門。

 

更甚者,可從現時保安部隊人員的信心和工作熱誠的水平下降反映出有關情況,他們入職時適逢新的公積金制度已生效,但由於在公職中有關部門又確實如斯敏感和重要,實不應該讓他們適用此一制度,正如司法官團的人員可除外。

 

對於現時仍受惠於舊有的退休金和撫卹金制度的大部分實位人員,他們不停倒數著日子,數著還差欠多少服務時間,以便提交自願退休的申請。

 

公職人員協會最近向其擔任公職的會員進行抽樣電話訪問,調查顯示,大部分有二十年工齡的實位工作人員都希望政府修改《澳門公共行政工作人通則》,容許這等人員可立即退休。我們希望這等工作人員的重大期盼能在這一屆政府管治下落實。最低限度,在這一屆政府實施的寥寥無幾良好施政中,這一舉措可在其管治臨近完結時成為其中一項。

 

這一抽樣調查清楚顯示大部分公職人員,尤其是那些較資深的人員極度不滿的情緒,而現屆政府力圖漠視他們的訴求,如鴕鳥一樣把頭塞進泥沙裏。

 

有很多其他原因導致在公職中出現非常惡劣的情況,例如,沒有專門法W規範行政長官職位和主要的政治職位,如司長的責任。這是因為,很多時責任只會推給下級和前線人員。 

 

 等到頭髮都白了”仍未見到公共行政改革,尤其是職程制度的改革,以及眾多涉及修改醫生、護士、診療技術員和助理員職程的法案任不見有任何的進展(這些都是政府有責任去做的),使大部分公務人員已經低落的士氣變得一蹶不振。

 

很多公務員都開始問或開始質疑,到底該等法案會成為祝賀新特首和新政府履新最好的一份禮物,還是一粒包著糖衣的毒藥,就連政府本身都沒有人知道如何“解毒”。

 

至於個人勞動合同和包工合同在各公共部門的採用情況簡直就可以以“無王管”來形容,因為各部門對規範使用該等合同的法規都有各自的理解和演繹,但就有個共通點,就是合同往往會被利用為剝削員工的工具,而人所共知在這方面的“佼佼者”則非民政總署莫屬。

 

在很多公共部門內,以個人勞動合同受僱的員工都只會絕對服從上級的指令,不論有關的指令是否對他們不公甚至是否違法,他們都只會乖乖依循而不會違抗。他們都非常清楚無謂舉報,因為一旦舉報到最後“蝕底”的只會是他們。

 

因此,不難理解為何我的辦事處每日都不停收到大量的投訴,當中不乏員工在自身合法權益被侵害的情況下仍要啞忍的個案。因為被剝削的員工都心知肚明,如果不忍耐下場將會是第一時間被無理解僱。

 

他們都十分清楚一定會被“請食無情雞”或以不續約的方式被間接“炒魷”,正如近期教青局該兩名教師所遭受的對待一樣。他們的遭遇更引發了千多名來自不同公共部門的公務員上街聲援。

 

現在大部分的公務員正盼望著負責行政法務範疇的司長不會將那些有關行政改革的法案,特別是有關津貼制度的法案(包括保安部隊人員的津貼)丟到“櫃桶”底,置諸不理。

 

 

*
*
*
已上傳
*
已上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