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事會成員簡介

高天賜

澳門出生,第三屆澳門特別 行政區立法會議員,職業為退休公務員以及葡萄牙在澳門事務服務。

協會季刊下載

新聞言論 主頁 >> 新聞言論

高天賜

政府提案草率  立法會要透明

高天賜總結議會工作冀提升立法技術

  本屆立法會第三會期剛完結,立法議員高天賜在談到過去一年的工作內容時指,從《勞動關係法》、修改兩部公職法律等立法工作反映,政府的提案變得草率、倉猝,立法技術不統一。諮詢期間又缺乏與公衆溝通,進而加重立法會的工作負擔。此外,他認為立法會本身也有需要增加透明度。

  

         在剛過去的立法會期內,當局提交多部重要法案予立法會審議。高天賜直指,部分法案未有充分諮詢,草率提交予立法會審議;每部法案內容又有不同的立法技術,有時候一部法案既有中文立法的思維,也有葡文立法的思維,使法案就好像“砌積木”一樣,缺乏連貫性。由於立法技術的不統一,立法會因此要付出更多時間整理有關內容,以及向政府了解提案的原意。

 

諮詢工作也要問責

         政府提案的質量問題,也與前期的諮詢工作做得不夠仔細、與直接的利益相關者缺乏實質的對話有關。他表示,修改兩部公職法正是最明顯的例子。該法規定領導及主管可享有百分之十五至二十的補貼,是變相加薪,但此福利未有涵蓋基層公務員。由於事前亦未有向公務員作諮詢及溝通,致有關方案推出時,不少公務員都有很大的反應。他也認為,政府的公開諮詢活動也應引入問責,因為沒有問責制,即使諮詢工作出現問題,亦無任何官員需要為此負上責任,造成當局的諮詢工作更見輕率。


  高天賜直言,他所參與的第三常設委員會審議一年多的“新勞工法”,肯定是工作最繁重、難度最大、牽涉不同利益最廣的一部法律,也很可能會是他議員生涯中最難忘的一項工作。“新勞工法”最能說明政府的立法技術問題,整部法案幾乎全盤“執過”。在審議過程中,他也覺得澳門現時的立法工作仍有澳葡“遺風”,例如在大會上他提及關於勞動政策的國際公約於澳門的適用問題,他指不論是政府及立法會,都交不出一個符合法治的答案。

 

法案須體現公平性

  關於修改兩部公職法律的工作,高天賜說,在一般性表決時,他是唯一對該兩部法案投反對票的議員。當時有同事對他說,不應令該兩法案完全無機會審議,因為在細則性審議時仍有改善的條件。但他則以法案建議高級公務員“加薪”百分之十五至二十,基層公務員則無人工加,抵觸公平原則為由而反對。從目前立法會審議公職法律制度委員會的討論情況看來,他覺得原來的堅持是有理由的,認為政府宜撤回該兩部法案。因為該兩部法案強行通過,他擔心會在公務員隊伍內造成對立及分化,進一步影響公職制度的穩定性及公平性。
 

      高天賜不反對高官加薪,但應一視同仁,中低層公務員均應參照高官加薪的幅度,調升薪酬。關於修改領導及主管通則的其中一個立法重點:建立問責制及“過冷河”制度。政府應以獨立的法案形式,優先實行問責制及“過冷河”制度,局級及以上的公職範疇,包括行政長官、主要官員及主要官員辦公室主任等高官等,應以身作則。

 

打開小組會議大門

  高天賜是議會內的“高調”議員之一,但他自感很多居民仍然不知道立法會做甚麼、議員做甚麼。“立法會大門成年開放,好多學生嚟睇開會,但他們未必知道立法會點去運作,他們見到的是‘硬件’,但立法會的‘軟件’他們是不知道的。”高天賜所指的“軟件”,實際是委員會平時的討論。他對最能讓公衆知悉立法會工作進度的小組會議,並沒有開放予媒體參與感到失望,認為增加工作透明度,亦是立法會未來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建議政府推動澳門電視台全程錄播立法會會議過程,上載於立法會網站供居民隨時收看,加強公衆參與立法會的機會。

  

         被問及明年會否競選連任,高天賜不置可否。但從他主張立法會應該要有公務員參與,又指公務員的停職留薪制度,可讓參政者專注於立法會的工作,加上他認為基本了解政府的運作模式,會較易掌握政府所提交的方案目的,期望日後會有更多的公務員加入立法會工作等表述,明年的立法會選舉,似乎少不了高天賜一份。


本報記者  蔡美瑩

*
*
*
已上傳
*
已上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