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事會成員簡介

高天賜

澳門出生,第三屆澳門特別 行政區立法會議員,職業為退休公務員以及葡萄牙在澳門事務服務。

協會季刊下載

質詢 主頁 >> 質詢

書面質詢

 

201293日,本人曾就壟斷殯儀服務行業一事提出了書面質詢,20121010日,衛生局局長回覆本人的質詢,並沒有就本人提出的第一條和第二條問題作出任何解釋。為此,本人再度就此事質詢。

 

澳門特區政府回歸十四年,經濟發展迅速,政府庫房充裕,社會貌似歌舞昇平,外表風光。可實質上,人民生活素質卻日漸下降,政府連最基本的民生問題如房屋,交通,社會保障和醫療服務也不能解決,更何談和諧社會?

 

隨著澳門社會經濟發展,人口迅速增加,土地嚴重缺乏的情況下,墓地價格暴漲,迫使大部分苦主只能通過火葬去處理先人的遺體。但可笑的是,特區政府居然沒有一個公共火葬場供給澳門市民使用,實在叫人難堪。現時,澳門市民只能把先人遺體運往內地進行火葬,苦主本已因為親人離世,身心疲憊不堪,但為了送別先人最後一程,不惜披麻帶孝帶著先人長途跋涉,過五關,斬六將,何其艱辛?再者,澳門身為國際旅遊城市,出入境人流量龐大,遊客若遇到有遺體過關,難免會令到遊客有所避諱和深感不安,這嚴重影響及有損澳門國際旅遊城市的形象。據殯儀的行內人士計算,如將先人遺體在澳門作火葬處理,可為苦主節省不少支出。

 

更有殯儀業行友指出,在葡治時代政府對火葬場的選址早已有規劃,但回歸後十四年,特區政府竟把該計劃一直擱置。本人亦不斷收到其他行友的投訴,現時澳門只有兩所殯儀館,一所為天主教殯儀館,另一所則為鏡湖慈善會轄下的鏡湖殯儀館。而對於非天主教徒而言,可選擇的就只有鏡湖殯儀館,但鏡湖殯儀館的服務卻被某間私人公司所壟斷了。

 

鏡湖殯儀館原屬鏡湖慈善會管理,卻在毫無透明度、在不作公開招標的情況下,把經營權和管理權批給了該公司,若其他公司欲租用該殯儀館禮堂,就必先得到該壟斷公司的批准。可惜該新公司曾多次拒絕其他公司租借其禮堂,後來即使允許租借,仍需另外加收百分之三十的靈堂及設備租金費用,這樣的做法,根本是在打壓和壓榨其他公司的生存空間。該新公司更將部分行友列入黑名單,禁止其進入禮堂拜祭親人,所謂百行孝為先,對已走先人,卻不能拜祭,無奈地要負起不孝之名,令他們深感中國幾千年來的禮教傳統已蕩然無存,這更完全剝奪了市民基本的權利。

 

更甚的是,先人遺體若離境火葬就必需得到入粵安葬證才可過境,而審批入粵安葬證的權力正正是掌握在該新公司手上,這種壟斷的情況造成了市場的不健康發展,限制了其他行友的發展,最終身受其害的只會是澳門市民。

 

基於此,本人向政府提出如下質詢,並要求以清晰、明確、連貫和完整的方式適時給予本人答覆:

 

一、                生老病死為人生必經階段,隨著人口增加,土地缺乏以及社會的需求,火葬服務已經成為每一個人生的最終、最切身且是必需的服務。為了方便市民,特區政府會否重設公共火葬場的規劃方案,以節省苦主開支?

 

二、                為了令到市場有效運作,避免壟斷情況出現,特區政府何時會立法監管殯儀業的服務,全面開放市場,好讓行內市場健康發展,容許業界良性公平競爭,提高服務質量,並使市民能以合理價格使用該服務?政府會否為避免其他行業壟斷問題而提出公平競爭法的法案,以保障消費者的權益和保持業界良性的競爭?

 

三、                在這個東西方文化交流匯聚的小城,居住著不同宗教和習俗的人士,祭祀上也是有著截然不同的儀式,但現時澳門只有可進行天主教儀式的殯儀禮堂殮房和中式儀式的鏡湖殯儀館禮堂,卻並未有考慮到其他宗教和習俗的苦主人士。而特區政府回歸十四年以來已收回不少政府土地,為了解決基本民生問題,政府會否將部份收回的土地設立公共禮堂,以方便不同宗教傳統人士祭祀先人?

 

 

澳門特別行政區

立法會議員

 

高天賜

二零一三月三日

 

 

*
*
*
已上傳
*
已上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