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事會成員簡介

高天賜

澳門出生,第三屆澳門特別 行政區立法會議員,職業為退休公務員以及葡萄牙在澳門事務服務。

協會季刊下載

新聞言論 主頁 >> 新聞言論

 

  對於明年立法會換屆選舉,政界和坊間推測,來自公務員團體的直選議員高天賜有可能與珊桃絲拍擋冀共同進入議會,以增大公務員利益在立法會的聲音。高天賜昨日接受記者訪問時直言他個人有心在明年角逐連任,不過還要取決於多個因素,「我個人不能完全決定」。他亦表明希望可以有多一個拍擋進入議會,但珊桃絲就未必會參選,「因為她有公務員身份。」
 

  高天賜出任理事會主席的澳門公職人員協會,是本澳多個公務員團體中成員最多的協會,在三年前選舉高天賜順利進入議會,其票源主要來自公務員系統。人們推測,高天賜經過這幾年積累,在明年不但他會角逐連任,而且還會與公協的會員大會主席珊桃絲拍擋冀共同進入議會。但高天賜似乎否定了珊桃絲明年參選的可能性,他解釋,按照公職協會之前所訂的參選條件,珊桃絲符合三項但就因為有公務員身份而未必適合。高天賜說,三年前他參選時就明確將會有退休的安排,所以符合了公職協會所訂的參選條件。
 

  高天賜直言他個人有心在明年角逐連任,不過還要取決幾個因素,包括他的核心朋友意見、公職協會的決定,以及「老百姓對我四年(議員)工作(評價)是否恰當再參選。」他亦坦言希望可以有多一個拍擋進入立法會以能分擔工作量,「這幾年本人在立法會工作很辛苦,因為工作量甚大。」他解說,由於多項法案是分別在各委員會細則審議,所以他亦要參與其他委員會會議,以可充份了解法案從而在大會表決時作出適當取態,「但委員會會議實在花太多時間,若有多一個拍擋可以分擔委員會工作,這樣我就可以多些時間接待市民。」高天賜表示,接待市民是很重要的工作,因為通過這個渠道能夠收集到更多民意,並據此向政府作出反映,監督政府改善施政。
 

  掌握社情民意的重要性是無可置疑的,這尤其隨著澳門近幾年經濟急速發展,社會的不少深層次問題和矛盾仍急待解決,同時亦面對澳門進入新階段後在多方面必須跟上時代進步的要求,在這些不同的挑戰中,高天賜認為法律和制度完善,以及鞏固市民權利和社會保障體系等要務是須優先處理。
 

  當中,就以澳門人的基本權利而言,高天賜指出要使澳人工作權利得到基本保障,這是重要事項,而且要有系統制度。他指出,現在新制定勞工法中規定僱主可以無理解僱員工,雖然僱員得到賠償,「但要知道一個員工去到中年後,就很難再找到新工作。另方面,由於本澳缺乏對平等保障法例,當一個打工仔遇到不公平對待,譬如年齡歧視或性別歧視等狀況時,卻無適當渠道求助、申訴、這只能透過法院處理,但要花一大筆錢請律師打官司,這對中下階層人士是無力承擔的,但這樣又如何能得到基本權利保障呢?」高天賜指出,特區政府有需要參考香港經驗,成立平等機會委員會,以可為弱勢人士給予協助,使到他們真正能享有基本權利保障。
 

  再者,要使到勞動者權利得到充份保障,高天賜重申澳門特區須落實國際勞工組織第九十八號《組織權利及集體談判公約》及第八十七號《結社自由與保護組織權利公約》。他指出,政府多年拖延就這兩項公約立法實施的做法是令人非常失望的,尤其隨著經濟社會的迅速發展,本澳必須盡快制定工會法和明確建立集體談判權,藉此有清楚法律和完備機制來確保到僱員權利。
 

  另一方面,在經濟發展起來的時候,高天賜認為鞏固社會保障體系是必不可少的重要工作,現在澳門所面對房屋問題,政府必須重視處理,「政府要做的不是文件上數字,而是實實在在有足夠公屋的提供。」他指出,他的議員辦事處收到了愈來愈多對於房屋問題的投訴,而房屋問題若不妥當解決,不但帶來家庭困擾,更是直接影響到社會和諧。高天賜還說到難受的狀況是公務員也要申請社屋和經屋,「公務員應視為中產階層,現在也變成窮等人家階層,由此可見本澳貧富懸殊的嚴重狀態。」他並批評政府遲遲不引入強制性公積金制度,這對青年一代在未來晚年時的保障將會備受重大影響。
 

  作為公務員出身,高天賜亦關注到高官問責制問題,強調主要官員應先要問責,尤其是司長要為行政政策而負責任,「不能拿一個擋箭牌是政治委任的,就不用為其行政決定而問責。事實上,局長是根據司長的批示、意見去執行,有問題出現時要局長負責是不恰當的,司長才是應負最大的行政責任。」
 

  話題回到議員工作,高天賜肯定在過去一個會期立法會整體表現理想,此外官員到立法會回答議員口頭質詢時能有互動效果。不過他亦批評政府不重視議員提出的書面質詢,「以我本人的書面質詢,絕大部分都未回覆,有的甚至過了年半時間了。」高天賜還批評,一些官員在回覆議員質詢時「往往是以避重就輕、轉彎抹角、問非所答的模式作答,這樣做不但是浪費了政府和立法會的資源,而且亦令市民對政府的訊息不清楚。」他希望在日後能有所改善。

 

◇本報記者 悟塵

*
*
*
已上傳
*
已上傳